场外期权业务戴上紧箍咒 中信中金国信遭遇冲击

  近期,证券业协会下发通知,自4月11日起,要求券商中断与私募就场外期权业务的往来,存量业务到期终止,不得有新增业务。据悉,场外收益互换也在监管之列。记者了解到,私募是场外期权市场的最大买方。以2017年12月数据为例,当月新增场外期权手数中,私募占比超过40%。对于新规,业内人士评论称此次窗口指导的严厉程度远超预期。

  新规实施后,占据了场外衍生品市场大部分份额的中信、中金、国信等券商受冲击最大。以去年12月场外衍生品数据为例,上述3家券商的名义本金增量均进入行业前5。有券商研究员测算,中金和国信场外衍生品业务占比较高。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某资管行业人士表示,由于场外衍生品业务门槛高,一些私募通过拆分期权份额、降低杠杆后再兜售给个人投资者,从中赚取杠杆价差,此举涉嫌场外配资,且违反了投资者适当性原则。不过,记者也联系上了一家非券商的场外期权业务机构,该公司员工表示,目前还可以承做针对个人投资者的场外期权业务。

  场外期权业务急踩刹车,监管力度超预期

  经历了2017年的蓬勃发展后,场外期权业务终于被监管层盯上。4月10日晚,市场中开始流传一则信息:“收到证券业协会和证监会窗口指导,自4月11日起暂停券商和私募基金开展场外衍生品业务,证券公司不得新增业务规模,存量业务到期自动终止,不得续期,待新规出台,另行通知交易对象:包括所有私募基金管理人和私募基金产品,其他金融机构、资管产品和企业不受影响。”随后有媒体报道称确有其事。《红周刊》记者也从多家券商和期货公司确认了上述消息的真实性。

  “所谓场外期权,指期权双方签的是场外收益互换协议,即证券业协会2014版的SAC主协议、补充协议、交易确认单,协议的主要结构在交易确认单中体现。”宏源期货资产管理部执行总经理董京侃告知《红周刊》记者,“在10日之前,我们就咨询了基金业协会负责资管产品备案的负责人,对方当时表示,投资范围包括场外收益互换、场外期权的资管产品,不予备案。”

  除了场外期权外,场外收益互换也在此次禁令之内,而场外期权+场外收益互换是场外衍生品的两大主要品种,“以前是普通法人和特殊法人(资管产品)账户都可以,现在只剩下普通法人可以参与场外衍生品业务了”。

  这也是场外期权在内地资本市场运行5年来,政策管理力度最大的一次。“这一次政策的严厉性远超我们预期。”一位要求匿名的券商非银研究员评论称,此前的猜测是,监管层会通过限制业务规模、提高做市商资质等限制性手段来规范场外衍生品市场,没想到直接叫停,“好在目前场外衍生品市场规模还不到万亿元,这次监管层只叫停了新增业务,存量业务还可以做,因此对短期市场波动性影响不是很大”,而且新规有利于缩小券商风险敞口。

  这位研究员告知记者,场外期权依据标的分为股指期权、个股期权,“其中营收的大头来自于个股期权。据我们测算,个股期权带来的收入是股指期权收益的20倍左右”,其中场外个股期权的主要交易对手就是私募。以2017年12月数据为例,当月新增场外期权合约手数中,私募基金占据了40%,远高于其他类型的投资者。

  以记者获得的中信证券一份场外期权业务资料为例:客户看好现价20港元招商银行(H股),遂买入名义本金2000万港元的看涨期权,10%的期权费为200万港元,如半年内股价未能达到20港元,客户放弃行权,则100万港元的权利金归券商所有;如股价达到行权价、客户行权,券商则存在亏损风险。董京侃表示,场外期权业务中,券商作为期权卖方,赚取的主要是无风险利率、波动率的收益,平均年化收益差不多是市场利率的2倍。

  上有政策,机构下有对策?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从多位券商和期货公司人士获悉,这次处置的核心对象为私募,券商资管和基金专户等不在限制范围内。基于此,有券商人士建议私募,加层通道继续参与场外期权市场。

  尽管监管层留出了一道口子,一位上海的私募基金经理坦言:私募是场外衍生品市场的参与主体,一旦被排除在外,业务规模会严重萎缩、流动性丧失,对市场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星石投资合伙人刘可分析,我国场外期权自2017年开始爆发,年末存量交易笔数(5901笔)较年初增长247%,初始名义本金规模达到5011亿元。

  刘可指出,私募是场外交易中最活跃的参与者,但不少交易游走在监管模糊地带:“虽然中期协于2017年9月发文叫停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与个人的场外期权业务,但市场随后又出现了应对措施,比如招揽个人投资者和一些合格机构签订委托代持类型的投资协议,以机构为通道,或以购买相关资管产品和券商进行场外交易;部分机构则利用互联网平台将场外个股期权违规兜给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普通投资者,声称该类交易损失有限、收益无穷,门槛甚至低至500元,但一旦标的股票涨幅不敌权利金,投资者就会亏损。”

上一篇:抗癌进口药零关税 谁将成为中国新一轮开放的获益者? 下一篇:联合国安理会未通过谴责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的决议草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