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65亿撬动287亿 罗牛山欲退出地产业务转身赛马存疑

K图 000735_2

  从2007-2017年,罗牛山的营业收入从8.09亿元增至12.98亿元,其中2007年时的畜牧业为公司带来5.93亿元的收入,而在2017年度,该项业务的收入为2.80亿元。

  春夏交替之际,海南在躁动。

  继4月17日同广州一马赛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马赛马”)签署战略协议后,5月8日,罗牛山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罗牛山”,000735.SZ)在赛马领域再落一子—投资建设海南国际赛马娱乐文化小镇(下文简称“赛马小镇”)。

  这个还处于萌芽当中的项目,令罗牛山立即成为资本趋之若鹜的对象,并由此引起深交所的重点关注。5月9日和10日,深交所接连两天向罗牛山发送两封问询函,明确提出“对于本次跨界投资,是否涉嫌利用相关概念炒作公司股价”。对此,罗牛山却以“延期”作为回复,称“争取尽快”。

  值得一提的是,罗牛山在5月8-10日的三个连续交易日涨停,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20%以上;但在5月14日,罗牛山在午后跌停,截至收盘跌幅为8.55%,收盘价10.7元/股。

  “基于产业布局多元,公司核心竞争力和优势无法突出”,在2017年制定的“新三年”战略中,罗牛山提出以“聚焦主业”为总体战略。不过,赛马小镇项目的出现却让其身上的“农业企业”标签愈发不明显。

  另一个疑问在于,总资产仅为64.81亿元的罗牛山如何支撑起这一总投资额高达287亿元的赛马小镇?罗牛山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公司方面暂不回答有关赛马小镇资金方面的问题。

  欲退出地产业务

  1997年,罗牛山成为国内首家菜篮子股份制上市公司,当时公司的主要产品为生猪、肉鸡、鸡蛋、全价高蛋白复合饲料等。仅仅半年后,公司便宣布增加屠宰业务,同时涉足房地产,并准备投资海洋产业。

  在罗牛山2017年财报中,公司的主营业务为大农业、房地产开发业务、教育业务,其中以大农业为主,以房地产开发业务、教育产业为辅。其中,大农业又包含畜牧业、屠宰加工业以及冷链物流业。此外,公司还为海南大东海旅游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东海”,000613.SZ)的第一大股东,并投资三亚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亚农商行”)等金融公司。

  家畜养殖业素来容易受到周期影响,因此便不难理解农业企业希望打通全产业链以及涉足其他非农产业的热情。从2007-2017年,罗牛山的营业收入从8.09亿元增至12.98亿元,其中2007年时的畜牧业为公司带来5.93亿元的收入,而在2017年度,该项业务的收入为2.80亿元。

  2017年猪肉价格总体呈现下行趋势,但同期罗牛山的营业收入较上年增长45.68%,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53亿元,较2016年增长91.49%。

  主要功臣为房地产业务。在2017年度,公司房地产业务贡献营收6.37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49.04%,同比增长175.20%。

  在1998年年报中,罗牛山就曾表示公司希望以存量土地为优势,力图将住宅建设培养成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经过20年的发展后,房地产业务果真成为罗牛山举足轻重的业务之一。

  不过,罗牛山表示,公司房地产业务的主要使命为“大农业”的发展提供资金保障和利润支持,“房地产业并未作为主业去发展,只是做好存量土地开发”。从罗牛山目前的规划来看,这头“现金奶牛”有可能成为“弃子”,公司在2017年财报中表示,结合相关政策,公司将与合作方共同精心开发存量地块,“存量土地开发完毕后,公司将退出房地产业”。

  同样成为“弃子”的还有教育业务。罗牛山表示,目前传统商品房地产开发业务风险增大且教育业务盈利预期不明朗,同时公司的三大业务板块之间的关联度不高、集中度不够,行业优势无法突出,“目前公司的产业布局不足以支撑公司的长远发展”。

  罗牛山的管理层为公司选择的新的发展路径是,“聚焦于‘现代农业’,剥离教育业务,同时调整房地产业务发展方向,进入与‘现代农业’相关的休闲农业地产、田园综合体地产以及马文化旅游地产领域”。

  资金瓶颈

  4月1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鼓励海南发展沙滩运动、赛马运动等项目,支持海南打造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的特区政策。

  从罗牛山在此后的一系列动作中不难看出,这家海南农业公司对于新机会的渴望。

上一篇:特斯拉今年第三起致命车祸:碰撞后起火致司机丧生 下一篇:前4个月财政收入增长12.9% 地方政府揽1.8万亿土地出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