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造富悬念:启明赚了886倍 DST等却在亏损边缘

K图 01810_21

  破发了——对于小米IPO首日的股价,投资者并不意外。但为什么小米宁愿“打折”甚至“打脸”也要上市?在资本市场的悲观情绪下,谁是这场造富运动的受益者、谁将是风险的承担者?

  小米敲钟,奋战8年后,雷军“上岸”了吗?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心情无比激动!”7月9日早晨9:30,随着雷军在港交所敲钟完毕,扬言不上市的小米终于成功上市。“谢天谢地,公司第一天开张,有13人一起过来一起喝小米粥。”在敲钟现场,雷军回忆起8年前创业的场景,“我们一起喝了碗小米粥,就开干了。”

  小米终于能给优先股股东们一个交代,造富一大批员工和一部分早期投资者,但在资本市场并不乐观的时机“打折”上市,雷军和小米就安全了吗?

  小米发行价最终确定为17港元/股,李嘉诚、马化腾、马云等大佬的大力支持也难以支撑小米孱弱的股价,开盘即破发报16.6港元,盘中跌幅一度接近5.9%。

  随着高盛、摩根士丹利等承销商抛出稳定股价的“greenhouse”(注:超额配售选择权机制,也叫“绿鞋机制”)手段,小米股价得以止跌回升,收盘价报16.8港元/股,较发行价下跌1.18%,最新市值3759亿港元(约合479亿美元)。

  上市曲折而被动

  时隔11年,雷军再次站在港交所敲钟。上一次是2007年,雷军带着金山跑完长达8年的曲折上市之旅,11年后,他再次带着8岁的小米现身港交所,这一次他只用了半年。

▲小米是港交所第一家同股不同权的公司,为此,港交所定制了一个200公斤的超大铜锣。

  “小米能够成功上市就意味着巨大的成功。” 7月8日,雷军在香港写下公开信。尽管在两年前,雷军言之凿凿地称5年内小米不会上市,但时隔不到两年,雷军带领小米追随2018年的赴海外上市热潮、开始上市征程。

  7月9日早晨,雷军带领着一众小米高管出现在港交所,为小米上市敲钟。在港交所开放同股不同权后,小米成为第一家“吃螃蟹”的公司。小米IPO发行价最终定为17港元,市值接近490亿美元。小米更新后的上市招股书显示,小米公司法定股本总面值67.5万美元,由700亿A类股和2000亿B类股组成。

  但结果可能要令雷军失望了。小米开盘即下跌2.3%,盘中一度跌幅达5.88%。

  对于小米,雷军的期望不可谓不高。550亿美元,6月21日小米在港交所接受上市聆讯时雷军期望投资者给出的估值,“这次550亿美元的定价,就是我也不想开价了,你们随便开吧,总不至于连550亿美元都不值吧?”那时,雷军已经一再降低小米的估值预期,之前,冲刺千亿美金市值、800亿美元估值的传闻不绝于耳。

  而为了尽可能提高估值,80%以上的收入来自硬件的小米给自己穿上互联网的外衣。“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5月3日,小米向港交所递交IPO申请,雷军在公开信中强调对小米的定位。小米递交给港交所的招股书也反复强调:“小米集团是一家以手机、智能硬件和IoT平台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

  但这一畸形定位,随即遭受广泛质疑,雷军不得不改口。6月23日在香港四季酒店,雷军告诉投资者和媒体 “我并不是很纠结我们到底是硬件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我更在意的是小米是一家独一无二的公司。”同时,他认为小米的市值应该是“腾讯乘以苹果”。

  7月6日,小米在香港联交所披露了IPO发售价及认购结果:每股发售价定为17港元,在资本寒潮中,小米最终选择了原定发行价区间17-22港元的下限17港元/股作为发行价,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239.75亿港元,对应市值亦处于预估区间下限约3804亿港元(约合484亿美元),与之前的550亿美金估值仍相差约66亿美元。

▲小米估值变化历程。

上一篇:新股网下申购收益成“鸡肋” 打新基金业绩大幅下滑 下一篇:又现一条灰色产业链 一年期假银行流水网购每份45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