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专项附加扣除猜想:保基本、有区分将成一大原则

  导言:政策的着眼点更多落在基础民生项目、基础生活成本的扣除上。

  步入10月,我国个人所得税的征缴进入新阶段。按照新修订的个人所得税法,10月1日起先行实施将起征点由3500元提高到5000元和税率调整。财政部副部长程丽华近日表示,此举将使个人所得税的纳税人占城镇就业人员的比例由44%降至15%。

  更多的减税礼包还在后面。个人所得税法的修订设立了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普通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赡养老人支出等6个专项附加扣除项目。这些扣除项目均与个人生活密切相关,可谓增加居民收入、促进消费需求的又一实锤政策。按照既定时间表,专项附加扣除范围和标准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后,将于明年1月1日起实施。

  “随着专项附加扣除政策的推出,我国个人所得税调节收入分配的功能将会不断增强,调节效果也将日益显著。”中央财经大学税收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汪昊说。

  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目前个人所得税6个专项附加扣除项目的具体政策正在研究制订,其中各扣除项目分都涵盖哪些具体内容、可以享受各扣除项目的人群范围如何确定,以及专项附加扣除标准的划定,是相关政策的考量重点。

  保基本、有区分

  据记者了解,保基本、有区分,或将成为附加扣除项目设定具体范围和标准的一大原则。

  一位近期参加财政部门征求个税改革方案研讨会的人士对记者说,个税改革的初心就是完善收入分配功能、缩小贫富差距,通过专项附加扣除改革,充分体现出政策对老百姓(59.790, 2.31, 4.02%)最为关心及主要生活成本的关注。

  “所以政策的一大目标是通过增加专项附加扣除,覆盖纳税人基本生计扣除以外的主要生活成本,也就是5000元起征点以外还有哪些主要生活成本,从而全面降低中低收入者的税收负担。”这位人士说,政策的着眼点更多落在基础民生项目、基础生活成本的扣除上。

  这样的政策思路将在具体扣除项目的政策制定上有不同体现。比如,并非所有背负住房贷款利息的个税纳税人,都可以享受住房贷款利息税前扣除。

  9月6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到住房贷款利息扣除时,使用了“普通住房”一词。“这说明未来房贷利息的税前扣除,主要针对的是降低基本住房成本,而改善型住房、投资性购房产生的贷款利息,可能还不是现阶段政策需要普遍考虑的对象。”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蒋震说。

  如何界定“普通住房”?根据国家规定的普通住房认定标准,需满足三个条件:住宅小区建筑容积率在1.0(含)以上,单套建筑面积在140平方米(含)以下、并参考其实际成交价格确定,以及实际成交价格原则上应当低于按本通知确定的所在区域住房平均交易单价或套总价的1.2倍。

  “这种有区别的扣除政策,也符合国际惯例。”上述参与研讨会的人士说。按照发达国家的惯例,房贷利息抵扣要么存在首套房的限制,要么有贷款上限的限制,抵扣力度有限。

  再比如,在扣除项目的具体内容上,可能也将有细致区分。以子女教育为例,研讨各方更倾向于将学前教育和学历教育作为扣除范围的一个限定。“义务教育阶段,目前仍会产生一些由家庭负担的费用,比如一些学校的伙食费。高中教育和大学教育作为越来越普及的学历教育,也可考虑纳入扣除范畴。”蒋震说。

  “但课外教育不应纳入。”上述参与研讨会的人士说,课外教育和改善、投资性住房相似,属于更高层次消费,而且不同家庭消费能力差别很大,如果对于这些支出也给予税收政策的照顾,那么对于中低收入者是一种不公平。

  此外,多位专家对记者表示,对于住房租金支出、赡养老人支出等项目,在人群中也存在较大区别。比如合租普通住房和租住豪华住房,虽然都产生住房租金支出,但消费层次显然不同;赡养老人支出列为税前扣除项目,是为了进一步保障老人基本生活和消费,老人本身是否领取养老金、养老金额度、子女数量、子女是否真实履行了赡养义务等因素,都会对老人的生活水平构成影响。

  “但这些因素如果通通考虑,筛别执行起来是一项较为复杂的工程,具有这两项支出的人群基数十分庞大,信息量过于繁杂,对政策的尽快落地可能会有影响。”蒋震说。因此他建议,考虑到赡养老人是每个公民的义务,对于赡养老人支出项目,对具有赡养义务的个税纳税人可以制定统一的扣除标准。

上一篇:港股首日上市新股延续破发潮 赣锋锂业H股大跌28% 下一篇:华晨宝马成放宽股比限制首例 外方出资36亿欧元股比升至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