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平线创始人余凯:软硬件结合在边缘计算领域机会大

  对话地平线创始人余凯:软硬件结合在边缘计算领域机会最大

  简介:在高级别的自动驾驶和无人驾驶方面,2025年以前中国都不会有大规模的商业运营,这个阶段中国的核心市场会是辅助驾驶,地平线最终目标是做无人驾驶的处理器。

  作为中国(AI)芯片的开拓者,地平线已然成为行业中的佼佼者。地平线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余凯近日接受了第一财经独家专访,分享了他对AI技术发展、自动驾驶行业前景、中美AI企业合作竞争以及科学家创业的理解和看法。

  余凯的重要观点包括:

  人工智能时代,软硬件紧密结合将是技术和行业趋势,最有效的方式是软件和硬件在一家公司里面做,但协同硬件和软件,除了技术的挑战外,还存在管理方面的挑战。

  在高级别的自动驾驶和无人驾驶方面,2025年以前中国都不会有大规模的商业运营,这个阶段中国的核心市场会是辅助驾驶,地平线最终目标是做无人驾驶的处理器。

  长远来看,中国的进步和开放将是长期大趋势,市场会越来越大,而美国在中国产业链中扮演的角色仍无可替代。

  未来,中国将涌现出更多科学家创业的案例,资本对科学家创业的投入风险更小,产业资本将成为其坚实的资金提供方,同时也会受益于这些企业的技术突破。

软硬件结合和边缘计算

软硬件结合和边缘计算

  第一财经:人工智能正在重塑整个经济流程和商业世界。你一直强调软硬件结合,地平线为什么将软硬件结合作为公司的战略切入点?

  余凯:地平线更多被称呼为人工智能芯片公司,但软硬件结合从一开始就是我们的策略,从来没变过。软硬件结合从做硬件的人来看是一件蛮奇怪的事情,但我从软件公司创业去做硬件,其实天然就带有软硬件结合的基因。

  2015年的时候我认为在人工智能领域只做软件是不行的,人工智能要推动大规模的应用落地一定要从软件到硬件,真正去提升人工智能计算的效率。在人工智能时代,软硬件结合将更为紧密,最有效的方式是软件和硬件在一家公司里面做,地平线想要做未来机器人的操作系统和芯片,结合在一起做。

  第一财经:这是你当时离开百度去做AI芯片的原因吗?

  余凯:作为最早把深度学习应用在互联网行业的公司,百度和谷歌当时都遇到了算力不足的问题。我在百度做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算法的时候,就看到用计算机图形芯片(GPU)进行运算不是那么高效,基于这个原因我决定自己创业。地平线是中国第一家做人工智能芯片的公司,2015年7月成立,谷歌在2016年第一次对外宣布他们的TPU(张量处理器),不过谷歌内部应该早就启动这个项目了。

  第一财经:软硬件结合目前是否已经成为人工智能行业和市场的共识和主流趋势?

  余凯:还不是。我觉得很多公司还是偏纯硬件的,真正的软硬结合的芯片公司,我目前关注到的只有谷歌、地平线以及英特尔收购的无比视(Mobileye)。

  第一财经:既然软硬件结合对效率十分重要,那为什么大家目前又没有都这么去做?

  余凯:软硬结合最早可以追溯到图灵奖获得者艾伦·凯伊(Alan Curtis Kay)的观点,但是产业界中真正跟进的企业只有苹果,苹果创始人乔布斯非常推崇软硬件结合。

  为什么大家没有都这么去做?因为它的壁垒很高,既需要有超强的软件算法创新能力,又要有能做原创硬件核心架构设计的世界一流专家。

  我们有非常强大的软件算法团队,现在有接近200位研究人员从事算法开发,而一些企业从事算法开发的可能只有几个人。另外,硬件本身的架构设计要有原创性。中国在过去20年一直都没有诞生特别强大的芯片设计公司,很多大公司芯片的核心架构都是从外国公司买来的,没有真正去做芯片相关的原创设计,原因是芯片原创设计门槛很高。

  不仅如此,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硬件设计和软件创新两个体系的流程并不相同,要把两者深度结合起来,协同硬件和软件在整个研发路径和项目规划上的配合,难度要远超单一维度的软件和硬件。

  除了技术的挑战以外,管理方面也存在挑战。

  第一财经:如何理解这里的管理挑战?

  余凯:举个例子,谷歌收购了智能家居公司NestLabs,花了32亿美元。NestLabs是由前苹果员工,也就是被称为iPod之父的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创立的。苹果是高度软硬件结合的公司,并且苹果的管理形式是独裁式的,NestLabs也一定程度继承了这种传统;然而,谷歌是软件开发公司,其管理相当民主化。谷歌收购了NestLabs以后,双方管理矛盾一直不能调和。谷歌背景的工程师和苹果背景的工程师很难在一起工作,导致软件和硬件的协调非常难。NestLabs刚刚创业的时候很受关注,因为他们引领了智能家居行业,其智能家居三件套当时非常流行。谷歌通过将法德尔开除试图去解决这个问题,但最终的结果是NestLabs如今已经没人关注。

  他们的整合不是很成功,恰恰说明了做软硬结合既有技术的挑战,也有管理的挑战,地平线也面临这些挑战,只是我们目前解决得还比较好。

  第一财经:如何看待通用芯片和专用芯片(人工智能芯片)的关系?地平线如何定位自己在芯片市场的位置?

上一篇:政协委员南存辉:光伏行业最应关注技术路径变化 下一篇:国内成品油价或迎开年"四连涨" 业内:上调是板上钉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