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四十年 领英助力海外留学人才归国

  中新网4月4日电 四十年前,刚刚改革开放的中国开始掀起一波出国留学潮,人们怀揣对未知世界的渴望,奔赴大洋彼岸,寻找梦想与希望。

  四十年后,一场史上最大规模的“归国潮”正在进行,人们身披刻满世界印记的外衣,回到熟悉又陌生的祖国,同样是为了寻找梦想与希望。

  在全球化的今天,优秀的人才总是向着最好的机会流动,他们追求的不仅是物质的回报,更是精神的富足,是在时代中创造价值、实现理想。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的经济和商业格局发生巨变,中国科技巨头和初创公司提供的高效职业路径、市场机遇以及归属感,为优秀人才归国提供了充沛的“水”和“空气”。而全球化人才智力的输入,很大程度上也影响着中国在世界商业和科技浪潮尖端的竞争力。

  成熟人才“磁力场”

  众多高端人才和成熟型人才趋向选择回国工作,是当前海归潮最突出的现象。

  有5.4亿全球用户的职场社交平台领英针对自身平台上的中国海外留学生做过分析,2017年毕业后选择归国的留学生数量比2010年增长了4倍多,其中拥有硕士、博士学历的人才占比大幅提升。

  特别是正处于事业成熟阶段的30-44岁这部分人群,在海归总体人群中的占比31%,相比2010年的16%提升了两倍。

  数据背后,中国企业在云计算、大数据和AI技术领域掀起的创新浪潮不可忽视。

  领英《2017全球AI领域人才报告》显示,全球共有近14万华人AI技术人才,已占到全球AI人才总量的6.5%。从2013年至2016年,有海外工作背景的归国AI人才平均年增长率约为10%,毕业归国的AI人才平均年增长率约为14%。其中,美国是这些海归人才的第一大来源国,占比超过四成。

  从资深技术人才的积淀上来看,中国与美国、欧洲相比还有较大差距。但中国市场庞大的数据量、丰富的应用场景和大量的资本涌入,使中国对于全球人才的吸引力不断增强,成为全球AI赛道上一个最强有力的“赶超者”。

  源于三个质的变化

  人才的流动趋势往往能够反映出一个社会各种经济元素之间的变化关联。在领英中国商业化负责人于志伟看来,中国对于海外人才磁力的产生源自三个质的变化。

  第一,是中国在世界经济格局中的角色转变。中国正在加速融入全球经济,成为全球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发动机和压舱石。中国的产业也正在向产业链的上游转移,并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第二,是中国商业市场所释放出的创新能力和发展潜力。特别是在泛互联网领域,中国商业模式的创新能力和创新速度已经站在了全球产业技术发展的潮头浪尖。

  领英联合创始人、硅谷著名的投资家里德•霍夫曼曾经说过,“中国有能力孕育一个新的硅谷,中国正在培育更多有企业家精神的商业领导者以及拥有全球视野的公司。”

  第三,是中国对人才重视意识上的提升。国家层面,政府对于人才战略高度关注;企业层面,人才战略已经成为中国企业高管关注的核心议题,企业对于其所需的全球化人才也有了新的释义——“本地思维+全球视野”,中国企业正以一种全新的全球化人才观招才引智。

  复星集团曾表示,他们的人才全球化战略不仅是在海外招募当地的人才,也要求国内的人才具备全球化的视野和能力。

  新技术+新思路

  领英2016年进行的一项调研显示,中国企业的海外人才战略面临三大挑战:一是难以触及高级别海外人才,二是缺乏找到合适候选人的渠道,三是缺乏全球范围内的雇主品牌认知度。不同的文化和环境,会使海外人才和中国企业雇主之间形成一些鸿沟,包括双方对彼此期待值的落差、对彼此诉求缺乏真实全面的了解。

  过去,中国企业的海外招聘主要依赖人脉或民间华人组织,例如海外华人协会或留学生组织。这种方式不仅效率低,而且缺乏人才识别能力。中国企业迫切需要更高效、更具体化的海外引才方式,而大数据和社交招聘思维则成为最好的借力点,让企业能够利用“人才数据洞察”、“社交平台”和“海外雇主品牌”精准锁定适合的人才,高效吸引人才。

  这种变革不仅发生在BAT、华为这样的全球化高科技互联网公司里,也在很多传统行业生根发芽。

  作为新奥集团的科研创新机构,清洁能源企业新奥能源研究院就是这场变革的践行者。研究院希望寻找更多能源新材料、新型储能技术等领域的研发人才。该研究院人力资源总监鲍国英深知北美人才济济,但她并没有像2007年建院之初那样仅依靠在海外组织校园宣讲或主动接近行业大牛来组建团队,而是把专业的职场社交平台作为人才引进的新渠道。

上一篇:中艺云联与中国四会玉器博览城达成战略合作 下一篇:上海嘉燕:产业扶贫对接会泽小龙虾养殖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