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举牌山东金泰?留给纯阳资产运作"壳"的时间不多了

  “山东金泰就像僵尸一样,挺在那里!没有多少收入,也没多少投资者关注,其实就是个壳。”一位投资者向界面新闻记者描述。

  经过一番努力,山东金泰2017年艰难实现了2500万元的收入,这一数字不及两年前的4%。彼时,依靠黄金珠宝的生意,山东金泰还可以获得6亿以上的收入。而今年一季度,山东金泰仅实现了118万收入、净亏损216万元,还有媒体披露其存在自买自卖虚增收入的嫌疑。

  根据年报,员工也走了一大半:从接近200人到目前的89人,留下来的主要是行政人员,总共还有5名员工负责技术和销售。

  这样的局面下,通过经营自我扭亏像天方夜谭。如果今年不能有所改善,山东金泰将会因连续两年亏损,带上*ST的帽子。

  山东金泰的市值一跌再跌,如今已不足15亿,几乎是目前A股市场市值最低的公司之一。除了经营不善、市值小,山东金泰的股权关系也非常简单:黄光裕的哥哥黄俊钦为实际控制人,其通过北京新恒基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新恒基)与一致行动人新恒基地产合计持股18.73%。

  除了北京新恒基,前十大股东中除了紫光集团之外,其余的均是信托计划、投资机构以及个人,也包括了此时屡次举牌的纯阳资产。

  这样的股权结构非常便于后期资本运作,在去年其还曾被紫光集团举牌。此外,Wind股权质押登记记录也显示,大股东没有对股权进行过质押,资产负债表也显示没有什么带息债务。

  “这个壳很干净。”有资深投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正是上述诸多原因使得这家公司成为纯阳资产觊觎的对象。从去年至今,纯阳资产已两次举牌,目前纯阳资产通过旗下纯阳3号、5号以及6号三个资产管理计划总共持有这家公司1485万股的股权,占比10.03%。

  纯阳资产的资本市场行为也吸引了监管层的注意。监管层重点问询了这三个资管计划背后的实际出资人,以及杠杆使用情况。最新公告显示,纯阳资产的三个资管计划最终持有人为郑来强等6个自然人,其中郑来强的出资最多,超过2.5亿元。纯阳资产否认这些资金使用了杠杆。

  不可否认的是,在股价大幅下跌的背景下,纯阳资产面临的局面并不乐观,其在第二次大举增持至举牌线,以吸引资本市场的关注。此后,山东金泰收获了最高20%的涨幅,后有所回落,至7月6日收盘仍然有近7%的涨幅。

  上述资深投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举牌在资本市场具有很大的号召力,有助于吸引跟风资金。

  纯阳资产还披露了其下一步的计划,在未来一年内增持60万股至760万股。但这个增持计划给资本市场留下了疑问。

  一方面,纯阳资产为什么会定一个如此宽泛的增持范围?在监管层要求下,纯阳资产将增持范围作了界定:60万-760万股,占股比例为0.5%-5.14%,资金量为555万-1.14亿(依据增持下限与增持上限分别与增持价格的下限和上限相乘得到)。

  有分析指出,如此宽泛的增持范围,意味着极大的不确定性:当前股价低迷的山东金泰太需要增量资金的支持了,但纯阳资产对下一步的增持还有所顾虑,仅通过一个相对含混的增持公告来力挺股价。根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按照纯阳资产所持股份的购买均价11.57元来说,目前其所持山东金泰股份浮亏约18%。

  另一方面,留给纯阳资产运作这个壳的时间不多了。

  通过屡次举牌可看出,纯阳资产将通过资本运作向上市公司注入资产,考虑到山东金泰的经营局面,如果在2019年被ST并继续亏损,留给纯阳的重组时间也只有一年半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可能只有一次提交重大资产重组方案的机会。

  重组过程还将面临诸多挑战和变数:要找到好的资产,资产规模不能太大,太大容易构成借壳,将面临更严苛的审核,规模和盈利能力均要符合要求。此外,原大股东面对股权被稀释的动作,也是重组中的阻力。

  这意味着,山东金泰借助重组、卖壳求生还是未知数,一旦重组失败,将面临最终退市的命运,包括纯阳资产在内的投资者都将面临亏损。

  在目前的情况下,纯阳资产并没有表现出足够的信心和可行的计划,上市公司也并没有释放推进经营改善和资产重组的积极信号,对投资者来说,只能意味着山东金泰退市风险的临近。

上一篇:小米明日挂牌:关注五大看点 雷军公开信“打气” 下一篇:华帝股份关键时刻:经销商跑路 北京商场断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