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首富成云南白药董事长靠1000元发家 现身家315亿

  7年前,陈发树还在为收购云南白药的官司焦头烂额。2009年9月,红塔集团与陈发树签署关于云南白药股权转让协议。但在接下里的两年时间里,上述股权转让协议所涉及股份一直未履行过户手续。2011年12月,陈发树一纸诉讼将红塔集团告上法庭。这场近3年的官司,让一向低调示人的陈发树频繁见报。

  企业家身上惯有的坚持,陈发树不仅有而且更甚。2018年6月11日,云南白药控股法定代表人悄然从王建华变更为陈发树。9年纠缠,陈发树终于如愿将云南白药收入囊中,成为其从商生涯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5日内付清22亿

  陈发树最早盯上云南白药时,比与红塔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还早了两年。虽然只上过4年学,但后来的陈发树又陆陆续续地读过复旦商学院、长江商学院、中欧商学院。对云南白药的好感,正是在长江商学院时期萌生的。

  2007年,因参加长江商学院课程,陈发树与云南白药一位领导相识。机缘巧合,在法国学习时,这位领导又把云南白药的情况详细地跟陈发树做了一番介绍。陈发树当时就预测云南白药做到上千亿市值不难。此后,它就被陈发树惦记上了。

  2008年,机会第一次降临。那一年,云南白药做了5000万股的定增,而彼时陈发树即计划参与该定增,结果输给了中国平安

  2009年,为响应“烟草企业退出非烟投资”要求,红塔集团挂出云南白药6581.39万股股权转让信息,占云南白药总股本的12.32%。陈发树当机立断,抛出橄榄枝。

  尽管交易条件极为苛刻,但此时的陈发树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为了不生变数,陈发树按要求在签订协议后的5日内一次性付清了股权转让款22亿元。彼时,因减持紫金矿业股份,陈发树手中有大把的现金。

  事与愿违,此次转让后,云南白药股权迟迟没有过户,而股价却在一路攀升。苦等两年无果的陈发树,上演了一场“秋菊打官司”。2011年12月,陈发树向云南省高院提起民事诉讼,开始其与红塔集团之间长达近3年的股权纠纷。

  2012年12月28日,云南省高院一审判决,驳回了陈发树的要求。陈发树不服,于2013年初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4年7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最终宣判,撤销此前云南高院作出的民事判决,红塔集团自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陈发树返还22.076亿元本金及利息。陈发树不仅输了官司,还损失惨重。

  转机出现在两年后。2016年,在积极响应混改的浪潮下,陈发树以254亿元的代价入股云南白药控股。交易完成后,白药控股的股权结构将由云南省国资委持有其100%股权变更为云南省国资委和新华都(维权)各持有其50%股权,白药控股仍持有云南白药41.52%的股份。

  不久,云南白药控股又进行了新一轮增资,引进江苏鱼跃。至此,陈发树以其间接持有的18.68%股份以及他本人和新华都持有的4.25%股份成为云南白药实际第一大股东。

  巴菲特门徒

  尽管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念念不忘的陈发树终究还是圆了多年的梦。圆梦背后,是陈发树迅速累积的财富基础。

  “吃饭的时候我在上面讲,你们做得很好,中国人也还有做得不错的,比如我。”谈起参加巴菲特慈善中国行时,陈发树侃侃而谈,充满自信。更多的时候,陈发树把巴菲特当做学习的对象。

  陈发树的财富成指数级增长源于一次意外的投资。某种程度上,这个福建商人有着股神巴菲特一样的运气。

  2000年紫金矿业进行改制,当时的估值不到1.5亿元,按1.505:1的比例设立,股份数是9500万股,在陈景河的撮合下,陈发树通过三家关联公司的总出资金额为3359万元。

  2008年4月,紫金矿业从港股回归A股,陈发树个人及其通过新华都集团持有的紫金矿业股权合计约为21.78亿股。这部分股权若按7.13元每股的发行价计算,市值为155.29亿元,较其在股改时投入的3359万元,8年时间增长约460倍。

  这一年,“打工皇帝”唐骏的加入,让这家低调企业曾名噪一时。引入唐骏,陈发树是下了血本的。10亿天价引入的唐骏,一开始就给了陈发树和外界信心,他对外放言,“未来3-5年内将推动旗下5家公司上市,以圆老板陈发树进富豪榜前三名之梦。已为新华都做了5年规划,要从16亿元发展到100亿元。”

  唐骏更是对外宣称要将陈发树打造成中国的巴菲特。他的到来,使得新华都迅速变换赛道,开上了资本运作的快车道。

上一篇:金融街34.5亿收购当代盛景 昔日地王拍地5年后易主 下一篇:董事长后公司又接限制消费令 *ST皇台临暂停上市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