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达药业核心产品陷专利纠纷 创始团队分崩离析

  系抗癌药第一股,产品凯美纳毛利率超95%,是其核心产品;美国贝达前员工起诉贝达药业、美国贝达等侵权,索要股权

  在A股上市公司中,被称为“抗癌药第一股”的贝达药业惹上了一场马拉松式官司。新京报记者获悉,9月25日,一起以贝达药业、贝达药业股东美国贝达等为被告的诉讼在杭州中级人民法院展开庭前会议。

  这场官司伏因十几年前,伴随贝达药业做大上市而爆发。

  早在2014年,贝达药业及公司股东美国贝达就被曾是美国贝达员工的谢国建告上法庭,此后案件一直无实质进展。上市后的2017年7月31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GUOJIAN XIE(中文名:谢国建)诉贝达药业股权转让纠纷一案。

  原告谢国建在2017年8月向贝达药业、Beta Pharma Scientific, Inc.(美国贝达)和张晓东提起诉讼,称自己作为2002年美国临时专利“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临时专利号:60/368.852)专利技术的发明人与申请人之一,与其他4名申请人享有该临时专利的所有权。美国贝达将该临时专利作为无形资产出资设立浙江贝达药业有限公司(贝达药业前身)侵犯了原告权利。

  这里的“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正是贝达药业旗下抗癌药明星产品的“凯美纳”(该产品适用于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是首个国产小分子靶向抗癌药)最早的前身,在“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研发的基础上,贝达药业升级研发出了“凯美纳”。据2018年半年报披露,埃克替尼(商品名称“凯美纳”)是公司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

  谢国建的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谢国建的诉求为获得赔偿、其对应专利本该获有的美国贝达股权。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卷入诉讼风波的同时,一直以明星抗癌药“笑傲”医药股的贝达药业近来日子并不好过。贝达药业的豪华创始团队在上市一年后多人辞职。在业绩上,今年上半年,贝达药业实现收入约5.81亿元,同比增长近17%;净利润约0.67亿元,同比下降达51%。而去年其归属净利润已同比下滑30.12%。

  9月28日,新京报记者向贝达药业了解关于诉讼的相关情况,公司回应记者称,“谢国建诉贝达药业、美国贝达科技及张晓东股权纠纷案件目前尚在审理过程中,有关案件的重大进展情况公司会根据法规及时披露。”

  明星抗癌药“凯美纳”卷入马拉松式诉讼

  中秋节后一天的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里,一场诉讼的庭前会议正在进行。这原本应该是一次正式的开庭,由于被告的证据仍需走较长的认证流程,临时改为庭前会议。

  这起诉讼原告名为谢国建,诉讼的被告之一,正是在A股备受关注的贝达药业。

  根据贝达药业去年8月份公告,2017年8月4日,贝达药业收到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诉讼材料。根据《民事起诉书》,原告谢国建向贝达药业、美国贝达和张晓东提起诉讼,称其作为2002年美国临时专利“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临时专利号:60/368.852)专利技术的发明人与申请人之一,与其他4名申请人享有该临时专利的所有权。美国贝达将该临时专利作为无形资产出资设立浙江贝达药业有限公司(贝达药业前身)侵犯了原告权利。

  谢国建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所侵占的临时专利技术成果入股贝达药业50%的股权中的五分之一股权归属于谢国建所有;诉求判令被告赔偿谢国建3000万元人民币。

  根据招股书披露,2003年3月28日,贝达有限(贝达药业前身)在“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的基础上进行了进一步改造、研发,完成专利申请文件撰写后正式向中国知识产权局提交专利申请,成功申请并获得了埃克替尼对应化合物结构的发明专利“新型作为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的稠合的喹唑啉衍生物”。

  在该专利的基础上,贝达有限进一步自主研发成功了埃克替尼的晶体结构、药物组合和制备方法等核心技术,并于2009年7月7日获得了发明专利“埃克替尼盐酸盐及其制备方法、晶型、药物组合物和用途”。

  这里研发出来的盐酸埃克替尼,正是贝达药业的明星产品凯美纳。凯美纳2011年被批准上市。贝达药业官网显示,凯美纳在2012年7月作为首个国产靶向抗癌新药,被纳入国际新药研发年度报告。2013年8月,世界医学杂志《柳叶刀·肿瘤》称赞“埃克替尼开创了中国抗癌药研发的新纪元”等。

  据2018年半年报披露,埃克替尼是公司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2018年上半年凯美纳创造营收5.81亿元,占总营收的100%,该产品毛利率95.51%。2018年上半年凯美纳销量同比增长28.54%,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6.70%。

  这场官司其实已持续数年。

上一篇:上市公司治理准则修订 强化对控股股东及关联方约束 下一篇:打造“不上头”标签 衡水老白干发力高端白酒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