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权之争停息又涉担保案 步森股份风波不断

  年初的股东控制权之争刚落定,步森股份(002569,SZ)又面临原实控人疑似违规担保带来的系列风险。

  6月8日,步森股份发布系列公告,披露了由于为原实控人徐茂栋及其旗下公司所涉民间借贷纠纷案提供担保,公司5个银行账户被冻结,资金合计1883.23万元。对此公司表示,上述担保事项未经过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并没有发现用印记录,公司就此向公安部门报案。

  除此之外,由于事涉其他借贷案件,步森股份股东上海睿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睿鸷)持有的1940万股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冻结股份是其持有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13.86%。

  或涉违规担保

  根据相关公告,步森股份于2018年6月1日收到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湖州中院)邮寄送达的编号为(2018)浙05民初38号《民事裁定书》《民事起诉状》、法院传票及立案材料等文件。

  湖州中院已于2018年5月25受理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诉天马轴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喀什星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星河世界集团有限公司、北京星河互联集团有限公司、霍尔果斯食乐淘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徐茂栋之民间借贷纠纷案。

  2017年10月27日,公司时任实际控制人徐茂栋所控制的天马轴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签订了《借款担保合同》,天马轴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向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有限公司借款1亿元,借款期限自2017年10月27日~2017年12月26日,约定借款利率为年化18%。

  根据《借款担保合同》,步森股份亦在担保行列。

  对此,步森股份6月8日晚间再度发布公告表示,公司从未就上述担保事项召开过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本次原告提供的证据文书中亦没有任何公司就该担保的审批文件。同时,公司内部用印记录中未发现有上述担保事项的任何相关记录,且上述担保文件中并无时任法定代表人的签字。

  据称,步森股份无法判断担保文件中的“步森股份”印章是否为公司法定印章,不排除有人涉嫌伪造上市公司公章私自制作相关文件的可能;同时,也不排除相关人士利用掌控上市公司印章的便利,内外勾结,私自出具担保文件的可能。

  据悉,目前步森股份已就印章涉嫌被伪造、盗用等事项向公安机关报案,并于6月8日收到公安机关的受案回执。

  两度“躺枪”受问询

  记者注意到,2017年10月22日,重庆安见汉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见科技)从上海睿鸷手中以10.66亿元收购步森股份16%股权,同时接受上海睿鸷13.86%的投票权,成为合计控制上市公司29.86%投票权的控股股东,安见科技实控人赵春霞就此取代徐茂栋步森股份实控人。

  而上述担保案发生在10月27日。也就是说在上述担保案发生期间,步森股份实控权已不在徐茂栋手中。为何仍会发生印章违规使用?6月8日,记者致电步森股份公开电话咨询相关事宜,不过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相关证券行业律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担保合同是否生效目前还很难判断,对外,要看外部债权人是否恶意,是否尽到充分的注意义务,而不应以股东大会通过与否作为对外担保生效的条件。”

  此外,由于事涉徐茂栋旗下企业的其他合同纠纷,步森股份股东上海睿鸷持有股份亦全部被冻结,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新任实控人赵春霞刚从徐茂栋手中受让上海睿鸷合伙份额,取得上海睿鸷所持上市公司13.86%的股权。

  据公司披露,上海睿鸷涉诉之担保事项同样发生于徐茂栋控制上海睿鸷及上市公司期间,且徐茂栋在转让睿鸷资产份额时并未向受让方及上市公司披露该担保事项。

  步森股份连续的司法风险也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6月6日,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披露已被司法冻结账户的详细情况,现有债务的具体情况,公司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对公司生产经营的影响情况以及拟采取的解决措施。安见科技和上海睿鸷股权质押基本情况及目前的经营状况和资金链情况等问题。截至目前,步森股份尚未就上述问题回复。

  前实控人遭调查

  实际上,从步森股份发布的系列公告中可以看到,上述合同纠纷问题均出自前任实控人徐茂栋及其所控制企业,而受牵连最深的无疑是公司现任实控人赵春霞,其两次受让的股份均出现违规担保的情况。

上一篇:中葡股份终止收购 中信系新能源资本版图不断收缩 下一篇:拓维信息净利大降的背后:多家并购标的业绩不及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