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营北京华帝:失联总经理债务规模或超预期

  由于世界杯营销与北京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华帝)跑路并行,华帝股份近日被推上舆论浪尖。证券时报记者利用两天时间分别对北京华帝办公地和销售地进行了采访,试图揭开这家经销商总经理失联背后更多的细节。

  北京朝阳和丰台各有一处办公房产供北京华帝使用,其中疑似北京华帝注册地的丰台区房产近来始终处于空置状态。同时,两处地方都不负责销售华帝产品,目前华帝在京销售的主要场所仍然是大中、国美等各大线下卖场。不过,这些卖场的销售员已经完全离岗,华帝产品销售也完全陷入停滞。

  注册地空置

  由于北京华帝与A股上市公司华帝股份并没有产权关系,也不是上市公司的子公司,而是北京地区的一级经销商,可以查到的公开披露资料极少。

  在百度地图搜索“北京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可以得到两个结果。一处位于丰台区东铁匠营横一条31号的金泰翔达大厦,另一处则位于朝阳区左安门外饮马井1号的新坐标大厦。两地相距5公里左右。

  7月2日下午,记者赶赴金泰翔达大厦,发现选择在这里租驻的用户,几乎全是个体有限责任公司,由于业务规模偏小,员工人数寥寥,整个大厦显得格外寂寥。而在大厦五层的楼层指引牌上,北京华帝也赫然在列。

  在紧邻卫生间的一处角落,记者找到了指引牌上所标注的对应的房间号码。由于该房间在整个楼层中位置相对较差,是整个楼层租金最为便宜的一间。不过,这里大门始终紧锁,门上也并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北京华帝的标识。邻房人士透露,自从去年租驻金泰翔达以来,没有看到这间房屋来过人。

  这位人士分析说,由于很长时间以来都没有看到北京华帝的人,最大的可能性是,北京华帝的注册地和经营地并不在一处。

  有工商部门人士对记者介绍说,注册地址和经营地址不同,也会对公司带来诸多不便。“比如年检,工商年检每年一次,如果注册地址是真实存在的,那就不会有问题,但很多公司注册是买的假地址;再比如银企对账单,很多银行都是寄到公司的注册地址进行对账,两者地址不一样的话,那只能亲自去银行对账。”

  在距离5公里开外的朝阳区左安门外饮马井1号新坐标大厦A座底商,记者看到了北京华帝的经营所在地。这里除了挂有“北京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的招牌外,还有一个名称是“北京华帝管理机构”。

  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华帝股份线下渠道的营业收入为35.3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为61.7%。电子商务渠道的营业收入为12.8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为22.4%。可见线下仍然是华帝销售收入的主要来源。

  这里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华帝的线下销售模式,主要采取区域总代理制,区域总代理制即由公司划定销售区域,每片销售区域设立一名一级经销商,由一级经销商负责该区域的产品销售和市场拓展工作,公司设立营销总部管理公司销售业务,负责对销售网络整体规范、监督、培训与提升。而这处办公地,就集合了北京地区所有负责线上、线下管理的相关人员。

  办公地的工作人员接近20名,虽然北京华帝遭遇了法院查封,但是并没有影响这些工作人员如期到岗。

  实际上,就在今年6月,北京华帝还在不少平台发布广告,招聘工程项目高级经理、销售业务主管、办事处经理、KA销售经理等职位。而通过1个月间的招聘与跑路情况推测,北京华帝资金链问题或许并非水滴石穿式,而更像瞬间塌陷。

  卖场业务停滞

  值得注意的是,证券时报记者前往的注册地和经营地,并不直接销售和展示华帝产品,在北京负责销售华帝产品的,仍然是各大卖场。

  位于北京南三环木樨园桥附近的大中电器,是北京最大的线下卖场之一,不少电子和家电产品在这里集结,曾经在数年前创造出短短3小时内实现销售额破亿元的纪录。

  随着线上渠道的冲击,以及北京天气的酷热,在记者赶往这里时,整个卖场空荡得门可罗雀。每个经销商处仍然有三四个销售人员值岗,但华帝除外。

  三楼是大中电器厨卫电器的专属销售楼层,无论是大牌的老板、美的、方太,还是相对小牌的万和、帅康,应有尽有。每个品牌的销售员,要么玩着手机,要么交头接耳,要么用期盼的眼光看着客户光顾。而华帝专柜,虽然产品类别仍然在列,不过在记者走访的两个小时内,并没有任何销售员现身。

  “华帝销售员已经三天没来上班了。即便有客户来问、来买,我们大中销售群里也已经明确通知,任何华帝产品都不让卖。这就是华帝这里没有销售人员的直接原因。”大中电器相关管理人员向记者透露。

上一篇:董事监事到总裁、董秘 第一创业突然多个职位大变动 下一篇:经销商跑路华帝跌近三成 公司澄清利空股价触底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