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辽源中院一庭长被控枉法裁判:一审获刑三年

当了20多年法官的王成忠,这一次,站到了被告人席上。

王成忠是吉林辽源中院民三庭原庭长,2017年9月1日,由他主审的一起民事案件被裁定再审,之后他因涉嫌民事枉法裁判罪被刑事拘留。

吉林辽源中院一庭长被控枉法裁判:一审获刑三年

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

该民事案件再审还未有结论,王成忠已被提起公诉。公诉机关的指控理由是其“故意对应当采信的证据不予采信,对应当调查核实的事实不予调查”,作出的终审判决给上诉人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2018年1月16日,辽源市西安区法院开庭审理该案。庭上,王成忠表示没有受他人授意,作出的判决并无不当之处,并称“如果让我再判一次,依然会这样判。”

2月9日,辽源市西安区法院作出判决,认定王成忠犯民事枉法裁判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王成忠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二审法院正是他原供职单位——辽源中院。目前二审还未开庭。

“阴阳合同”:60万,还是600万?

这是一起因为林地林权引发的民事纠纷案,原告是家住辽源的郭永贵,被告是家住长春的郭长兴。

辽源市东辽县法院一审认定:2015年11月12日,郭永贵与郭长兴签订《林地林权转让协议书》,约定郭永贵将其所有的位于东辽县建安镇的1150亩林地林权转让给郭长兴,未约定价款,该协议由郭永贵代理人李笑岩与郭长兴签订。

同日,李笑岩和郭长兴授权的第三人李国辉又签订一份转让协议书,约定转让价款为600万元。第二天,在辽东县林业局的批准下,涉案林地产权由郭永贵变更登记到郭长兴名下,备案的协议中转让价款为60万元。

一个转让过程,却出现3份不同的协议书,这成了后来双方争议的焦点。

2016年12月,郭永贵起诉郭长兴,请求判令郭长兴偿还转让林权林地款542万元(600万扣除郭长兴已转账的58万)。

郭永贵认为,郭长兴亦应按约定履行给付价款600万元的义务。而郭长兴认为,双方不存在买卖关系,仅为委托转让关系;如认定买卖,应以林业局备案的60万为转让价款。

东辽县法院一审认定双方对涉案林地的买卖达成合意,买卖关系成立。

东辽法院认为,庭审中核实郭长兴知道并同意第三人李国辉签订协议,只是价格不清楚,签完经告知后,郭长兴知道签订转让价款为600万元,但未做出明确否认表示,应视为同意,该合同对郭长兴发生法律效力。

根据上述意见,东辽法院作出判决:“被告郭长兴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立即给付原告郭永贵林权林地转让款542万元。”

二审维持原判

因不服一审判决,郭长兴上诉到辽源中院。案子被分配给了该院民三庭庭长王成忠。王成忠任审判长,与王涛、王诣渊组成合议庭审理该案二审。

48岁的王成忠是位“老民事”。王成忠爱人介绍,王最早在辽源市龙山区法院工作,后来调至中院,主要从事民事裁判的案件,也获得过不少单位的嘉奖。

郭长兴上诉表示,李国辉代为签订价款为600万元的合同并没有得到他的授权,他得知后拒绝追认,该合同对其不发生法律效力。如认定双方买卖合同成立,应采信林业局备案合同的60万元。

二审期间,郭长兴委托评估公司和林权交易公司作出评估报告,以2017年6月为基准日,案涉林木现值为187万余元,案涉林地使用价值为51万余元,案涉林权交易价格为161万元。

郭长兴想用这些评估报告证明,一审采信合同价款为600万元与评估价值相差甚远,显失公平。

2017年6月26日,辽源中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判决书认为,郭长兴超过举证期限后未向人民法院申请,自行委托相关机构所作出的鉴定意见不属于新证据,故对上述证据不予采纳。一审查明的事实基本属实,予以确认。

判决书中称,李笑岩为郭永贵的代理人,李国辉为郭长兴的代理人,两人实施的签订协议书的法律行为,由各自的被代理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故应认定郭永贵与郭长兴之间为林木、林地转让合同关系。

二审判决认为,李笑岩与李国辉分别系郭永贵、郭长兴的代理人,二人签订的转让协议明确约定了转让价款为600万元,所以应当认定郭永贵与郭长兴之间转让价款为600万元。

对林业局备案的60万转让协议价款,判决书中称,协议价款与实际价值明显不符,是双方为了规避法律而虚拟出具的,并非真实意思表示,属无效协议,并不具有约束力。

被控枉法裁判:“应当采信的证据不采信”

然而,终审判决并未给这个民事案件画上句号。

2017年9月1日,辽源中院审判委员会认为该案二审判决确有错误,作出对该案进行再审的裁定。

两天后,王成忠因涉嫌民事枉法裁判罪被刑事拘留,羁押入辽源市看守所。

2018年1月16日,辽源市西安区法院对王成忠涉民事枉法裁判一案公开审理。2.5小时的庭审现场视频也在中国庭审公开网上发布。

上一篇:代号联络、刺探蹲守,看不见的暗战就在你身边 下一篇:小泉纯一郎:安倍难以第三次当选自民党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