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年赚9400万到巨亏2.7亿:小鸣单车倒了 凯路仕栽了

  营业收入5.8亿元,归母净利润-2.76亿元——2016年同期凯路仕净利润超过9400万元。

  毫无疑问,这是一份让投资者感到“凉凉”的年报,而这一切与已经破产倒闭的小鸣单车密切相关。

从年赚9400万到巨亏2.7亿:小鸣单车倒了 凯路仕栽了

  凯路仕现2.76亿巨亏

  根据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年5月18日发布的公告,该院裁定受理了小鸣单车经营者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破产清算一案。

  目前,小鸣单车破产案的债权申报工作已经截止,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将于7月10日举行。这意味着,小鸣单车的破产清算进程已经正式拉开序幕。

从年赚9400万到巨亏2.7亿:小鸣单车倒了 凯路仕栽了

  对于众多供应商来说,小鸣单车的倒闭可能给他们带来巨大的损失,凯路仕就是其中之一。

  6月29日披露的年报显示,凯路仕2017年营业收入5.8亿元,同比增长1.56%;归母净利润为-2.76亿元,相比2016年的9420万元大幅转亏。

  虽然主办券商此前早有“预警”,但2.76亿元的亏损,还是让人吃惊。凯路仕的亏损额在2017年新三板“亏损榜”上能排到第6名,甚至比亏损2.62亿元的神州优车还要多。

从年赚9400万到巨亏2.7亿:小鸣单车倒了 凯路仕栽了

  造成凯路仕巨亏的重要原因是小鸣单车破产。公司表示,小鸣单车破产,给其上游供应商造成毁灭性打击,直接导致公司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

  由于小鸣单车宣告破产,2017年凯路仕对其大额应收账款计提了坏账准备8714万元。其中,针对广州震霆、广州锋荣两家公司计提的坏账准备就达到5909.8万元,计提理由是“预计该公司破产”。

从年赚9400万到巨亏2.7亿:小鸣单车倒了 凯路仕栽了

  广州震霆、广州锋荣都是小鸣单车的上游供应商,为小鸣单车代工生产自行车,凯路仕主要向这两家公司销售自行车零配件。

  广州震霆为凯路仕2017年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为8199万元,占凯路仕年度销售的14.13%;而广州锋荣为凯路仕2017年第三大客户,销售金额7796万元,占年度销售的13.43%。

  目前两家公司已经停产停业,凯路仕预计该部分应收款项无法收回。

  除了直接影响,小鸣单车倒闭还给凯路仕现金流带来了间接影响。

  由于凯路仕的实控人邓永豪前期以个人名义投资并控股小鸣单车,小鸣单车的负面新闻也影响了凯路仕银行贷款的续期,导致报告期内凯路仕资金非常紧张。

  计提2.59亿存货跌价准备

  不过,即便计提了8714万元的坏账准备,对于2016年净赚9420万元的凯路仕来说,2017年财报也不应如此难看。

  凯路仕的巨额亏损除了直接的坏账准备,还因公司对存货计提了2.59亿元的存货跌价准备。

  凯路仕的存货主要是原材料以及成车。公司表示,经过存货盘点,2017年末存货存在大额亏空情形,计提了2.59亿元的存货跌价准备。

  说得简单点,就是存货少了。如果只是少了一点点,还可能是统计的误差,但数亿元的存货,不是个小数目。

  凯路仕没有披露存货亏空的具体情况,但这笔亏空对公司盈利造成了重大影响。凯路仕表示,目前正在追查存货亏空的具体原因,待查实原因后,不排除通过司法程序追究相关人员责任的可能。

  凯路仕的财报审计机构则表示,由于凯路仕ERP系统无法使用,无法保证取得的存货进销数据是完整准确的,无法获取导致上述差异的资料,所以也无法核实存货期末余额是否真实存在及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是否充分。

  最终,凯路仕2017年财报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

  自行车平均售价曾超7000元

  凯路仕与小鸣单车的“缘分”始于2016年10月,当时凯路仕实控人邓永豪作为领投方,参与了小鸣单车的A轮融资。

  此后,邓永豪曾对论坛君表示,其于2017年6月份退出了该项目。对于投资回报,邓永豪表示“投入资金不多,退出时还好”。然而凯路仕最终还是受到了小鸣单车破产牵连。

  在介入小鸣单车之前,凯路仕的经营状况完全是另一番模样。

  凯路仕主要生产中高端自行车运动装备,根据公司公转书披露的数据,2013年1-9月,公司主要销售车型价格为3000元-10000元。

从年赚9400万到巨亏2.7亿:小鸣单车倒了 凯路仕栽了

上一篇:"无角兽"IPO申报35天即反馈 即报即审时代来了? 下一篇:债务逾期再发新债 古纤道及相关方遭自律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