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公司莱盛隆无人机频炸机 东北代理商千里维权

  无人机不适应东北气候?新三板公司无人机频“炸机”,东北代理商千里维权

  订购的20多台无人机说好的4月份交货,但7月份依然还未交货;宣传无人机比大疆更好,但用起来却频繁“炸机”……

  7月7日,正午骄阳下,魏华东、范金索等四人拉着横幅在东莞凤岗镇莱盛隆(835826)公司门口站了近一个小时,也没有等到莱盛隆高管出面谈判。

▲代理商在莱盛隆门口拉起横幅

▲代理商在莱盛隆门口拉起横幅

  他们四人代表了黑龙江农垦集团辖区下的30多个代理商,千里迢迢来到东莞,连续两天登门却未见到莱盛隆的负责人。

  不愿就此罢休的他们,又花了100元钱打印一个10米长的横幅,写上“莱盛隆虚假宣传,诈骗农民血汗钱,坑农害农。”在太阳下站着等着当时签约的莱盛隆副总裁罗文星出面。

  “莱盛隆把植保无人机宣传得比大疆无人机要好得多,承诺给代理商的服务也好得多,去年9月我们几乎是抢着交了全款订购他们的无人机,目前统计大概有20多台无人机订单,原本应该今年4月份交付,直到现在也没看到影子,负责人也联系不上,我们就来到了东莞。”魏华东说到。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到现场了解情况,拨通了莱盛隆董事长胡汉明的电话,胡汉明没有直接答应退款并赔偿损失,但是终于答应了面谈。

  7月9日,莱盛隆几位股东决议给出了协商结果,但是仍令人失望,魏华东等人没有回家,他们的维权之路还没有结束。

  夸大宣传拿订单

  飞手遥控着飞机喷洒农药的场景,越来越多出现在农田和果园。这种场景通常被称为无人机植保,也称“飞行防护”和“农用航空”。

  在魏华东所在的黑龙江省农垦总局下辖的农场,早先都使用大型的航化飞机喷洒农药,大飞机作业的费用高、排期时间长,也不够精细,受天气条件影响较大。

  无人机的出现开始改写这一局面,虽然喷洒负重不高,但是足够精细,费用较低,作业时间灵活。如今在当地已经出现了几十家无人机品牌,比如大疆、极飞、天图等等,围绕着农用植保的市场竞争逐步变热。

  用魏华东的话说:“老火了,交钱也订不上”。

  莱盛隆的无人机产品就在2017年出现在东三省农场。当时大疆创新和极飞已经开拓了市场,莱盛隆采用了比较激进的做法,在宣传上抓住两个痛点:

  一是负载重,此前无人机负重都在10升以下,莱盛隆宣传的产品最少的负重15升,此外还展示了负重30升和80升的无人机。

  二是承诺交付的备用机多,其他品牌大约30台无人机配备一两台备用机,莱盛隆大胆喊出了一台无人机配一台备用机。

  魏华东称,“当时莱盛隆的无人机只在场地试飞了一下,没有去农田作业试验。像大疆这样的无人机稳定性还不错,以为行业之间差距不大。热门品牌代理权拿不到,莱盛隆的代理权门槛低,起初要采购10台无人机才可以做代理,后来门槛降低到只要1台,我们几乎是抢着交钱的。”

  “当时莱盛隆宣称自己是上市公司,信誉有保证,而且宣传承诺上比大疆还好,我们想怎么也能卖出去十台、八台的。”魏华东表示。

  产品无法交付 高管失联

  按照魏华东提供的双方在2017年9月签署的合同,他一共向莱盛隆订购了3台无人机,总金额为22万元,根据合同莱盛隆需要在4月份交付3台负重15升的无人机,同时配备3台备用机,以备代理商在农忙时刻使用。

  但是到4月份后,逐渐进入农忙时间。魏华东等代理商始终没有收到设备,与莱盛隆负责人联系后,对方的说法就是需要等。“期间有部分代理商收到了设备,但是作业起来飞不了多久就‘炸机’,可能是质量问题,莱盛隆一直没办法交付。”

▲莱盛隆无人机在作业时“炸机”

▲莱盛隆无人机在作业时“炸机”

  等到7月份,莱盛隆在东北的分公司开始将责任推给东莞总部,而当时负责签约的莱盛隆副总经理罗文星失去联系。

  魏华东比较担心的是,当时向莱盛隆付钱的时候,对方没有出具发票,甚至没有收据,万一莱盛隆抵赖钱可能要打水漂。

  还有部分代理商将资金打到了“胡碧玲”个人账户,据称这是莱盛隆董事长胡汉明女儿的银行账号。他们决定来莱盛隆的公司所在地东莞来维权。

新三板公司莱盛隆无人机频炸机 东北代理商千里维权

上一篇:华谊保险从新三板摘牌 曾陷亏损旋涡 下一篇:史上最大退市潮 昨日61家新三板公司集体退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