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策略:中美比较视角下看机构改革

军队:退役军人事务部vs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对待退伍军人问题的态度,是国防军队事业在一个国家战略版图当中地位的投影。对于美国来说,退伍军人保障体系形成的关键,出现在二战前后、也即美国正式成为世界头号强国的时间节点上,自此往后,相关政府机构的重要性在立法支持下不断提升,今天对退伍老兵的尊重、优待,已经发展成为美国社会最严肃、最基本的政治正确观念之一。对于中国来说,“让军人成为全社会最尊崇的职业”明确提示我们正站在一个相似的历史节点上。同时从现实角度出发,这一部门的创建也能够推进持续的裁军和近年来军改释放出的军队人才和资源向社会流动,在军民融合战略当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对外:国际发展合作署/移民管理局/外交部vs美国国际开发署/移民管理局/国务院。USAID在美国对外事务当中所发挥的作用远不止于各类人道主义和经济社会发展援助。甚至在USAID的官方说明当中,它也不惮于展示它在“巩固民主体系和开拓市场”方面所发挥的作用。这也解释了为何美国愿意让一个发展援助机构长年占据美国财政外交预算当中的极大部分;从法理上来讲,任何国家政府的外交职能都是最终归属于国家元首本身的权力和义务。这在美国体现为总统最终掌握外交大权,在中国则体现为党中央对外事工作的领导更加有力(成立外事工作委员会)。过去五年以一带一路为主轴的大国外交思路框架、方向已经清晰,未来将会继续延续。

    科技:工信部/科技部vs美国科技政策办公室/国家航空航天局/国家科学基金会。美国大科学时代遗留下来了一批造福美国科技发展创新的重要基础设施;大科学时代催生的一系列基础科学和技术突破,为今日市场化条件下美国无可比拟的科技创新能力贡献良多。与美国不同的是,中国政府始终保持着在科学技术领域的领导和推动实践的职能。十九大以后,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结构调整的政策重心越发向新动能的一端倾斜。同时,中国在科创领域的长期战略目标和产业政策动向正在成为当前美国评价中国威胁性的重要考量。在将来,中国科创事业和产业发展的外部环境可能会较此前更加紧张,带来开放环境下更加激烈的竞争和考验的同时,也在长期中为中国的自主研发能力和产业扶持政策创造更强的动力。

    资源与环境: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vs美国内政部/能源部/环境保护局。EPA成立之初,美国相当一部分人曾想当然地认为这一机构将如同一场风靡一时的社会运动,很快成为明日黄花,但历史证明了EPA与CEQ强大的政策执行力。对于中国来说,2017年以来雷厉风行的环保限产与督查行动也绝非昙花一现,环保政策的重要性与执行力将会在长期当中得到持续强化。

    舆论宣传: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vs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美国之音广播电台。此次机构改革后,中国政府同联邦政府一样,只对广播电视领域施加直接管理;不同之处在于,美国将新闻出版、电影事业的监督管理下放到自律性的行业组织,而中国则将这两项职能收归党中央直接领导和管理。这凸显出新闻出版和电影事业在宣传和文化版图中的关键地位。当然,虽然美国政府不直接对这些领域施加行政管理,但事实上通过长时间以来华盛顿同新闻出版和好莱坞巨头的磨合,其国家宣传力量丝毫不减,自律性行业组织和协会在实践中完美贯彻了践行和弘扬国家主流价值观的使命。

    风险提示

    宏观经济受到超预期冲击的风险。

上一篇:国防军工行业周报:板块多家公司中报超预期,重点配置主机厂及优质配套企业 下一篇:沪深300见微知著系列之2018年半年报:从公司中报观点看四大市场焦点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