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比较系列深度报告:通胀预期升温,企业盈利如何

通胀初现,原因何在?2014年以来通胀水平一直处于较为温和的态势,7月CPI指数同比增速超出预期,剔除食品和能源后的CPI同比与上月持平,说明经济运行中的核心需求保持相对平稳。但是近期对于CPI的干扰因素较多,如人民币贬值和贸易关税上调可能带来输入性通胀、国际油价中枢上移、寿光水灾和猪瘟疫情带来蔬菜肉类价格上涨、多个一线城市房租上涨等都对于通货膨胀带来较大的压力。

    企业运行效益在通胀初期得到改善,在高通胀阶段出现向下拐点。在通货膨胀前期,工业企业的收入和利润均随着通胀的温和上行而发生改善;随着通货膨胀持续走高或发生恶性通胀(CPI突破3%达到5%或更高),企业运行效益则会提前达到阶段性高点,收入和利润增速会随之出现向下拐点。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当宏观经济处于复苏阶段时,企业开始进行新一轮的资本开支扩张,产业链上游工业原材料涨价,PPI提升将直接带动上市公司营业收入改善。公司的多余产能将得到利用;若CPI加速上行,那么中下游企业不得不去承担日益增高的成本,大多数公司毛利率将受到挤压,业绩改善将在高通胀阶段中止。目前CPI即使上行也处于温和通胀的初期阶段,一定程度的通胀对于企业的收入和盈利增长有一定的正向驱动作用。

    面临通胀,不同行业业绩变化不一。上游原材料的盈利改善基本上与PPI同向变化,当工业品价格上涨时,资源品行业的收入可以立即做出正向变动;采掘、有色、钢铁等传统周期行业的生产成本和生产费用相对比较固定(主要集中在机器设备等固定资折旧等,固定资产在CPI上行阶段具有较强的抗通胀属性),在收入发生改善时毛利率和ROE随之上行。中游制造业的盈利改善取决于成本转嫁能力。随着上市公司集中度提升,部分制造业(如汽车和机械设备)公司的供给端持续优化,去产能效果逐步体现,龙头公司在行业内的议价能力不断增强。不能有效转嫁成本的中游制造业将会受到上游材料成本压力和下游销售价格的相互挤压,利润从中受损严重。而对于大部分行业而言,产能出清以及向龙头靠拢是大势所趋,能够在这个过程中胜出的龙头企业将会拥有核心竞争力去承受成本压力并且成功将其转移给下游消费者承担。消费服务和医疗保健行业的净利润增长略领先于CPI上行。当产业链上游的原材料涨价趋势传导至下游的过程存在一定的时滞,这些行业有足够的时间去消化PPI上行带来的通胀预期,并通过产业调整和产品优化来适应通胀带来的外部风险。另一方面,食品饮料、纺织服装、医疗器械、化学制药等细分领域的产品对于消费者而言是刚需,在商品市场上的需求弹性非常小,即使价格上涨也不会对消费者的需求造成致命冲击,自然而言这些企业可以将成本压力转嫁到消费者群体中,从而保证本行业业绩稳健。

    风险提示:人民币汇率波动、金融环境变化,禽畜产品价格风险、海外经济波动、业绩不及预期

上一篇:易观国际2018中国二手车电商数字用户白皮书 下一篇:经济金融热点快评2018年第48期(总第314期):美债收益率与美股“跷跷板”效应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