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佳兴:消费、库存引导下,节后价格“∧”型

孙佳兴:消费、库存引导下,节后价格“∧”型

孙佳兴 | 宏源期货研究所黑色研究员

材料物理学士,金融工程硕士,现任宏源期货研究所黑色研究员。主要负责黑色产业链基本面研究、基本面量化、价量择时等量化研究。

   核心观点   


❒.通过回溯近几年的数据,我们发现春节后的这一段时间影响价格走势的绝对因素仍在于需求。

❒.2019年春节后的行情既不会像2015年单边下跌,也不会像2016年单边上涨。

❒.目前螺纹期现的价格都处于较高的位置,我们在年报中给出年内现货的高点预期在4200点,而期货的高点在3800-4000区间,节后价格大幅上涨的可能性也较低。整体来看,预期节后价格呈现“∧”形。

 一、前导 

在经历了2016、2017两年的基本面反弹,钢材价格一度从底部上涨至4000点以上。而2018年更是跌宕起伏的一年,从年初的财政收紧、去杠杆、贸易战,螺纹钢期货一度跌近1000点,但随着基本面的反弹和价格的修复,加上环保限产的影响价格一路上行,更是创下了自2011年以来的高位;到了第四季度,我们前期第四季度策略报告《黑色四季度先抑后扬,采暖季环保将再成焦点》成功预测到了钢价的V型走势。

到目前的节点,市场上最关心的点莫过于冬储期间,钢材库存的变动,以及对价格的影响。今年库存的绝对位置和速率变化如何,和往年相比有什么异同?今年冬储结束的拐点在哪里?终端消费预期走弱下,价格何去何从?我们将从库存本质出发,回测历史数据和情景,研究钢价未来的演绎路径。

 二、库存历史回测和分析 

(一)什么是库存

关于库存的定义,市面上有很多的说法。我们更倾向于将库存定义为供需结果的反应,库存从来都只是“果”,而非“因”。所以库存的起伏一般代表着钢厂、贸易商对未来需求的预期。比如,2016年初,冬储期间钢材的库存累计程度低,最主要的原因是在经历了几年的下跌后,贸易商补库积极性不高;相反,在2018年初,钢材库存高位是2016年的1.5倍以上,原因在于市场对后市的预期较乐观,在价格一路上涨下,贸易商拿货意愿强。因此我们要厘清库存的本质,才能把握住库存和价格之间的联动关系。

孙佳兴:消费、库存引导下,节后价格“∧”型

钢厂的库存往往以销售为主,投机为辅,所以用来平滑销售和生产阶段性错配的部分定义为安全性库存。这部分库存存在的意义在于,钢厂没法避免生产和销售的时间错配问题,而一旦发生这种问题,钢厂可以通过钢厂内部库存进行应急配置。所以其更像是一个“蓄水池”作用,这部分库存减缓了价格的波动性。

社会库存(贸易商手中的库存),指囤货赚取差价的部分称之为投机性库存。这部分库存的变动和绝对量代表了贸易商对后市的预期。当预期需求向好,冬储期间库存将累计较快、较高;当需求预期较弱,投机性库存又会通过去库(少量补库或者不补库)的形式表现出来。这部分库存对价格起到了助涨助跌的作用。(部分定义参考长江钢铁)

(二)历年库存水平回溯

我们回溯了近几年春节前后期间螺纹钢、热卷库存变动情况(以供给侧改革之后的时间为主),发现春节期间库存变动基本呈现出较为规律性的态势。

螺纹钢社库由于冬储的因素,在春节前基本呈现出一致性的上涨,只不过不同的年份涨幅不同,绝对量不同;但厂库表现的规律性次于社库,但基本也呈现出春节前库存累积、节后去库存的规律。

孙佳兴:消费、库存引导下,节后价格“∧”型

在供给侧改革前一年,即2015年初,社库前8周增量338.01万吨,后8周降低46.16万吨,价格节前节后均走低,呈现“↘ ”;2016年初,节前社库增量132.98万吨,为历年来最低,节后增加10.76万吨,价格节前节后均上行,呈现“↗”;2017年初,节前社库增量289.29万吨,属于增速中位,而价格指数节前走低,节后走高,呈现“∨”;2018年初,节前社库增量550.76万吨,厂库增量142.97万吨,两库的增速均是历年来最快,而社库的绝对水平更是历年最高,价格指数节前走高,节后走低,呈现“∧”。而2019年的情况是,截至春节前2州的数据,社库增量154.95万吨,对比来看,介于2016年和2017年的同期水平之间,而厂库则是创下了历年的低位。

孙佳兴:消费、库存引导下,节后价格“∧”型

上一篇:媒体:关注春节档行情+猫眼IPO机遇 荐5股 下一篇:近50家跌停易主席上任后最该干啥|市界研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