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被饿死致公司巨亏约30亿?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梁诗柳

前有獐子岛因扇贝跑了业绩瞬间变脸,今有雏鹰农牧“猪被饿死”大幅下修业绩预期。昨日,雏鹰农牧发出业绩修正公告,将2018年年度净利润变动区间下修至亏损29亿元~33亿元。针对业绩下修的原因,雏鹰农牧表示是因为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导致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为此,深交所要求雏鹰农牧披露生猪正常死亡率、预期死亡率等数据,并质疑雏鹰农牧在2018年集中计提各类资产减值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进行业绩“洗大澡”的情形。

股民质疑饿死多少头猪

昨日,雏鹰农牧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称,将2018年全年度净利润15亿元~17亿元的预亏损,扩大至亏损29亿元到33亿元之间。公告中,雏鹰农牧解释称发生巨额亏损原因之一是经营业绩下滑。其表示,随着企业融资渠道的减少,2018年6月开始,公司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局面,对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致使生猪养殖成本及管理费用高于预期。加上2018年四季度生猪销售价格低于预期。综合上述因素,与前次业绩预测相比,减少利润3.91亿元。

对于这样的解释,股民们并不买账。记者在股吧看到,多位网友质问要死多少头猪才能造成净利润亏损增加近4亿元,还有网友调侃:把猪都扔了也不至于亏那么多。

昨日下午,记者拨通了雏鹰农牧的公开电话询问养殖死亡率情况,对方工作人员表示没有统计具体的养殖死亡率,并解释死亡率高于预期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主要还是2018年生猪行情出现倒挂,养殖成本比销售价格还高。

该工作人员补充说,此次净利润大幅下修,与其资产减值、商誉减值计提准备也密切相关。公告中,雏鹰农牧需要对存栏的生猪及库存商品、各项投资项目进行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与前次业绩预测相比,资产减值准备就使其减少利润约7.3亿元。此外,雏鹰农牧下属基金投资的东江畜牧因政府规划被拆迁部分养殖场,东江畜牧养殖效率低于预期,且未来的盈利能力也受到影响,与前次业绩预测相比,商誉计提减值准备减少利润约0.9亿元。

在昨日收盘后,深交所对雏鹰农牧下发了关注函,要求雏鹰农牧披露生猪正常死亡率、预期死亡率等数据,并质疑雏鹰农牧在2018年集中计提各类资产减值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进行业绩“洗大澡”的情形。

此前“以肉偿债”曾引发关注

事实上,此前雏鹰农牧“以肉偿债”缓解债务危机的举动也引来投资者的关注。2018年11月中旬,雏鹰农牧表示由于资金面紧张,宣布以火腿、生态肉礼盒等偿还债务的利息。相关公告中,雏鹰农牧坦诚生猪等相关产品短时间内难以变现。为了盘活库存、缓解现金流紧张的局面,雏鹰农牧调整了债务支付方式,其中本金还是以货币资金方式延期支付,而利息部分主要以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支付。截至11月8日,雏鹰农牧已经与小部分债权人达成初步意向,涉及本息总金额2.71亿元。

但“以肉偿债”显然是杯水车薪。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雏鹰农牧资产负债率从53.73%飙升至71.81%。而截至11月22日,雏鹰农牧金融机构累计逾期债务合计4.10亿元。其发行的18雏鹰农牧SCP001及18雏鹰农牧SCP002也先后构成实质性违约,涉及本息分别为5.28亿元、10.55亿元。与此同时,雏鹰农牧的主体信用等级已被联合评级连续四次下调,其发行的14雏鹰债的信用等级也从“AA”级下调至“C”。

吊诡的是,本月雏鹰农牧6名高管先后离职,涉及监事郭林生、董事丁美兰、副总裁张东平等人。公告显示,丁美兰、司海坤均为年龄原因提出辞职。而郭林生、张东平、孟树理、窦龙斌则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

一年亏损超市值六成

债券违约、逾期债务不断叠加、实控人高比例质押、高管增持计划未实施收监管函、投资项目进展缓慢……横亘在雏鹰农牧当前的问题还有很多。昨日,雏鹰农牧报收1.43元,股价跌幅为6.54%。在A股所有正常交易上市公司中,股价排名倒数第14位。按收盘价计算,雏鹰农牧的最新总市值为44.83亿元。若以雏鹰农牧预亏上限29亿元来看,2018年的亏损已超最新市值六成。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分析表示,雏鹰农牧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多元化经营。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雏鹰农牧开始涉足互联网,推行“生猪养殖、粮食贸易和互联网”三大战略,并喊出全产业链贯通的口号。朱丹蓬认为,这个策略令其资金链陷入到非常被动的境地。以整合沙县小吃为代表的多个投资项目,使雏鹰农牧的资金紧张进入恶性循环。以整合沙县小吃这一项目为例,要想对全国的沙县小吃小店进行统一的装修、统一的零售价、统一的供应链,会给原来的店主带来很大的经济压力。且不少店主对投入与产出能否成正比也持怀疑的态度。因此导致沙县小吃整合项目启动后迟迟无法落地。

上一篇:402亿估值99%是股票 双汇发展吸并双汇集团是好买卖? 下一篇:试错交易:1月28日市场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