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早茶 食个包 广州过年的一把理由饮茶

叹早茶 食个包 广州过年的一把理由饮茶

许鸿飞

   专题统筹:赵东方、王晓云

   美术总监:黄颂豪、龙成满

   执行:王晓云、陶开河、梁倩薇、赵亦平、夏强

   责任编辑:王晓云 美术编辑:章虹

   本版撰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江粤军

   视频制作: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刘晓溪

   广州过年的一把18理由·饮茶

   广州日报·狗年财旺福旺运气旺

   大咖站台

   在我年轻的时候,

   人们为了抢茶楼一张座,

   宁可落下脚上一只鞋。

   我对广州的了解,从早茶开始。现在外地的朋友们来了,我会请他们到上下九那家最老的广州酒家喝早茶。我认为,这是了解广州、广州文化最快捷有效的方式——广州酒家的美食自然是没得说的,上下九的骑楼群也最有岭南特色。每一次,朋友们都会吃个不停,拍个不停,赞个不停。

   1979年,我十五六岁,从阳江来到广州学习雕塑,和父亲一起住在恩宁路一带。每天出门,抬头低头,都会看到陶陶居、莲香楼、广州酒家这些老字号,都能闻到叉烧包、糯米鸡的香味儿,那时候我总是很有冲动要进去点两样。那个年代,喝早茶的地方远没有现在这么多,这些老店名店更是受热捧。每天早上茶楼一开门,大家就蜂拥进去抢位置,有的人挤得凉鞋掉了也不管,人先进去占个座儿再说。所以,常常能看到门口落了很多鞋子,这样的“景观”我到现在都印象深刻。

   在广州住得久了一些以后,我还跟父亲去过南园、北园,还有中大附近的新丰茶楼。每一家茶楼的点心都有几十乃至上百种,要是每天都去吃,每次点个三四种,一个星期都不重样。当然,每家都有主打招牌点心。我一直很喜欢广州酒家的沙琪玛、糯米鸡和艇仔粥。沙琪玛那个甘香酥软,在别的地方是吃不到的。我的好朋友、《雕塑》杂志执行主编宋伟光第一次来广州,我带他去上下九尝过一次,之后他一直念念不忘。

   宋伟光对广州酒家有印象,首先是源于当年很红的一部电影《羊城暗哨》,那里面,潜伏的共产党员就是在广州酒家里跟特务接头的。那些彩色的满洲窗、半圆形的门楼,都引发了他对广州的兴趣。真正见到以后,他更是对广州文化产生了浓郁的兴趣。现在广州的新旧茶楼,开得依然挺多,但口碑好的,永远高朋满座。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假如去得稍晚一些,很多茶楼排队等位的人都绵延十几米。喝茶,喝的也是一种热闹欢聚的心境。

   我喜欢这种热火朝天的市井氛围,我的雕塑作品、我的《肥女人》,表现的就是这样一种快乐的生活态度,广州的美食,广州的茶点,自然也会进入到我的作品中。《下午茶》里是三个悠然自得喝茶吃点心的女人;《肥宴》里面更是群芳大啖广州美食,个个吃得心宽体胖。

   所以,我强烈推荐:到广州来过年的朋友们,可别忘了早晚去“叹早茶,食个包”,保证你的胃里是满满的,你的心里是暖暖的,你的这个春节也是美美的。

   理由2

   叹一杯慢生活

   木心先生的《从前慢》自从被谱成了歌曲传唱以后,越发打动了许多人。其实“从前慢”的韵味,在今天也并非完全不可求。譬如,在广州的叹早茶中,就依然保留着一种慢生活的悠闲节奏。

   清朝咸丰同治年间,广州有一种“一厘馆”,门口挂着写有“茶话”二字的木牌,供应茶水糕点,以几把木桌木凳迎客,供路人歇脚谈话。这是早茶的前身。

   后来,广州出现了独立的茶楼,称为“居”,如现在的老字号“陶陶居”。“居”又曰 “楼”,如老字号“莲香楼”,楼上雅座的说法正由此而来。喝早茶渐渐成为广州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家大小或三五朋友团团围坐,或家长里短,或生意往还,皆可在“一盅两件”中氤氲出味。

   因此,广州人又将喝早茶叫做“叹早茶”。

   散文家杨羽仪在《水乡茶居》中,曾经对叹茶的“叹”字做过解释:水乡人饮茶,又叫“叹”茶。那个叹字是广州方言,含有品味和享受的意思。

   实实在在地问将起来:品味什么?享受何者?还真有说头呢。

   广州叹茶的老字号,那环境,每每让人啧啧称叹。

   当年,岭南建筑设计大师莫伯治先生所留下来的三座著名庭院式建筑——泮溪酒家、南园、北园,都是叹早茶的好去处。泮溪酒家倚靠荔湾湖,园林、画舫精美细腻。边品尝着香喷喷的茶点,边端一杯茶赏湖光树色,直是流连到“为君持杯劝斜阳”。

上一篇:爱广州,就来广州过年 下一篇:重庆:未来3年建1000个社区养老服务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