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从获刑十年到无罪开释:以后每年都回家过年

  无罪后的马戏团长:以后每年都回家过年,不论多远

  澎湃新闻记者 刘霁

  

  李荣庆: 1989年生,河北沧州人

  职业: 河北省东光县国豪马戏杂技艺术团团长

  家庭成员: 父母,妻子,还有两个儿子

  过去的一年多,河北沧州人李荣庆的命运像坐了一回过山车,从被判十年徒刑到无罪开释。

  他火了。自取保候审后,不下三十家媒体采访过李荣庆,记者们的电话他记了一串。

  没人知道,李荣庆参加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他是舞狮队的一员。那一年,他还称不上新闻人物。

  李荣庆当了15年的马戏团团长,11年都是在外过年。今年,他原本打算陪家人好好过个年,奈何山东德州市杂技团的一位朋友数次邀他出山,他这才于小年这天(2月8日,腊月二十三)带着一队人马赶赴邹城。

  李荣庆个头不高,背微驼,但身姿矫健。而立之年,却已半头白发,好在他浓眉,还留有两撇小胡子,显得有精气神儿。

  2018年2月16日(农历戊戌年正月初一)早上三点多,河北沧州东光县的李营盘村,万象更新的一年伴着鞭炮声走来。李荣庆给年迈的父母磕完头,吃了五个饺子。不到五个小时后,他又出现在离家三百公里远的邹城。

  正月初一是马戏团正式开演的日子,三场演出,他是团长,得盯着。“以后每年我都要回家过年,不论演出地离家多远,”李荣庆语气坚定。

  牢狱之灾

  活不进监狱,死不入地狱——李荣庆的人生信条差点打破。

  故事发生在辽宁沈阳,主角起初是小他一岁的堂弟李瑞生。事发前,李荣庆告诫堂弟不要去沈阳演出,他曾在哪里被黑过,演出完客户不给钱还打人。想将来另立门户的李瑞生没有听哥哥的劝阻,带着一队人马来到沈阳。

  2016年7月下旬,时值盛夏,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区祝家镇祝家屯大雨不停,镇上的喇叭里还喊着暴雨红色预警。李瑞生只能窝在车里干着急,演出用的狮子老虎等动物在笼子里显得无精打采。

  四天后,李瑞生清楚记得是7月26日,雨霁天晴,这意味着可以搭帐篷演出了。

  然而,故事刚刚开始。当天晚上七点多,他被镇上的森林公安传唤后就没回来。

  晚上十点多,李瑞生的手机接打不通。徒弟谢天(化名)急了,他给远在沧州演出的李荣庆打了电话。

  李荣庆连夜带着营业执照、驯养繁殖证、野生动物运输证的原件,开车赶往几百公里以外的沈阳。

  他没料到事情后来的走向,还打算带着妻儿在那里玩几天。

  判决书显示,因涉嫌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李瑞生于2016年7月28日被沈阳市森林公安局刑事拘留。次日,李荣庆被刑事拘留。

  事情的严重性远远超出了李家人的想象。

  2016年12月28日,沈阳市浑南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李荣庆、李瑞生为了使其共同经营的马戏团更加盈利,在明知其没有办理运输野生动物的相关手续的情况下,将老虎、狮子、熊、猴子等动物从安徽省宿州市途经河北省沧州市、辽宁省大连市、辽宁省葫芦岛市等地,运输至辽宁省沈阳市浑南区祝家镇祝家屯。

  经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检测中心鉴定,二被告人运输的老虎为虎、狮子为狮、熊为黑熊、猴子为猕猴,虎被列为我国《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狮被列为《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Ⅰ或Ⅱ(2016);猕猴和熊被列为我国《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二级保护野生动物。

  浑南区人民法院法院一审认为,李荣庆、李瑞生非法运输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判处李荣庆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判处李瑞生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被关在看守所的10个多月里,李荣庆想到很多遗憾。

  他原本打算2017年给父亲过六十六岁大寿,怎么过都想好了:要搞个大排场,数家马戏团拿出自家绝活,还要有乐队演奏,动力滑翔伞在天空上飘。

  还有三个已签好合同的演出也没法履约。李荣庆说,按照计划,马戏团本应赴绥中、鄂尔多斯、沧州演出,取消后保守估计损失两百多万。

  李荣庆夜里还常梦见儿子李国豪,他认识儿子,儿子却不认识他,这令他最难受。

  后来忆及此事,李荣庆猛嘬一口烟,又叹了口气,“要是真蹲十年监狱,出来后他还真不认识我了”。

  多舛命运

  在沈阳遇到的坎,只是李荣庆约20年马戏生涯中的诸多劫波之一。

  李荣庆决定踏入杂技圈时,和大儿子李国豪现在的年龄差不多。

上一篇:三万米高空 “格桑花”空姐为旅客送新春祝福 下一篇:男子网上诋毁工程院院士黄旭华 被行政拘留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