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教材编审者:比大学教材难多了,一刀一笔都要毫厘不爽

  为什么老子、孔子、孟子、墨子等人的称呼中都是“子”?

  “四”字的第二笔到底是横折还是横折钩?

  寒号鸟是鸟吗?

  ……

  这些似乎不是问题的问题,却需要教材编写专家们认真对待,一一回答。

  教材是中小学生进行学习的重要工具,一直以来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特别是2017年9月由教育部组织编写的义务教育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三科教材在全国推行后,社会公众对教材的关注度更高了。

  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走访了多位统编教材的编审者,了解教材编写背后的故事,很多专家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工匠精神”,“要让孩子们喜欢学习,要让孩子们喜欢这套新的教材,我们就要做到规范、精准和严谨。”统编小学语文教材执行主编陈先云说。

  每一课都要拿到课堂上去试教

  这些年我国中小学的教材更加强调了跟学生生活实际的贴近性。但是如何贴近?

  “遇到难题了就向儿童请教。”小学道德与法治教材的执行主编、华东师范大学课程教材研究所教授高德胜介绍说,这是教材总主编、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鲁洁给编写组支的“高招”。鲁洁教授曾主持了《品德与生活》《品德与社会》课程标准的研制,对义务教育课程教材工作有很深的见地,“每一课都要拿到课堂上去试教,成了我们编写教材中的一个必要环节”。

  高德胜记得,三年级下册教材初稿成型时,他们准备去小学试教。当时要试教的是《四通八达的交通》这一课,“鲁洁教授特意提出,将关于交通发展等城市味道比较浓的课放在农村小学试讲,看看农村儿童有什么反应,能不能理解”。

  那次试教安排在南京市江宁区铜井镇中心小学。这里与安徽交界,离南京主城区约50公里的路程。当年83岁的鲁洁老师也一起去听了试教,他们早上6点30分便出发了,赶到学校时第一节课还没有开始。

  虽然辛苦,但是收获颇丰,“整整一天的试教让我们的修改思路豁然开朗。”高德胜说。

  “试教”几乎成了统编三科教材在编写和修改过程中的一个“法宝”。

  义务教育历史统编教材执行主编、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叶小兵记得,七年级教材初步定稿后,便印刷了一部分用于试教。在一次试教《百家争鸣》的课堂上,一名学生问:“为什么老子、孔子、孟子、墨子等人的称呼中都是‘子’?”当时执教的是一位年轻老师,根本没有想到学生会提出这个问题,只好回答说:“这大概是当时的习惯称呼吧。”

  “这样的疑问只有在学生真正的学习过程中才能产生,因此,这样的问题就该在教材中进行释疑解惑。”叶小兵说,于是,在修改后的教材中,这一课的课文旁边就增加了一则“相关史事”,介绍在春秋时期,一般称卿、大夫为“子”,是一种尊称;到了春秋末期,人们用“子”来尊称著名的学者和老师;到了战国时期,“子”便成为一般学者的尊称了。

  “编教材要上对国家负责,下对儿童负责。”高德胜说。而这其中最难的就是教材框架的搭建。“框架搭建表面上看是一个内容分配的技术性问题,但实际上是教育规律探寻的教育性问题。”这个过程中,真正走近学生、走近课堂,才是解决难题的最佳途径。

  走出“寒号鸟是鸟”的误区

  很多人一定记得《寒号鸟》的故事,因为它让人明白了“不能懈怠懒惰,不能得过且过”的道理。

  以前一些儿童读物中的故事配图有一只扇着翅膀正在飞翔的小鸟。没有多少人对这样的配图提出疑义。

  但是,叫寒号鸟就一定是鸟吗?教材在编写的过程中,专家们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包括插图。“实际上,寒号鸟是一种啮齿动物,学名叫复齿鼯鼠,因其生性怕寒冷,日夜不停号叫,而俗称‘寒号鸟’。”陈先云说。编写组查找了很多资料图片,并与插图作者反复沟通,最终,在教材插图中准确表现出寒号鸟的外形特征。

  “我们的学生和家长拿到课本看到《寒号鸟》这一课后都充满了好奇。”北京市清华大学附属小学的语文老师陈香夙说,很多孩子也开始动手找资料,一位家长带着孩子一起连夜做PPT,孩子第二天便在课堂上给同学进行了详细的介绍,“孩子们不仅知道不能像寒号鸟那样胸无大志,也了解了寒号鸟不仅不是鸟,它的粪便还可以入药,能够止痛、活血”。

上一篇:政协工会界委员:遏制“加班文化”避免“过劳死” 下一篇:这位委员大会上发言7分钟6次掌声 他都说了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