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老年画时尚变身 旧民俗散发新年味

  贴春联、挂年画,曾是不少国人幼时过年的记忆。随着时代的发展,色彩艳丽、俗气热闹的年画逐渐远离了现代人的生活。而今年春节假期在青岛方所书店,一场名为“神仙下凡”的年画展览却吸引了不少年轻人的目光。头戴花翎的女子坐于椅上,一手托腮,一手捧书,若有所思;腰缠万贯的财神爷扭起了秧歌、严肃中透着萌感……各路“神仙”纷纷下凡,色彩绚烂,神形各异,曾经象征着“过时”与“落后”的年画多了丝时尚气息,散发出不一样的新“年味儿”。

【新春走基层】老年画时尚变身 旧民俗散发新年味

  2月8日,正月初四,青岛方所书店内,顾客正在欣赏以春节为主题的年画周边产品。(央广网记者 孙冰洁 摄)

  在中国传统里,年画的主人公多是神仙,承载着凡人与神仙交汇祈福的热望,是人们在新年憧憬美好未来的第一道“符”。据《中国年画发展史》记载,历史上,民间对年画有着多种称呼:汉代以“贴桃符”来驱邪纳祥,被视为雕版印刷年画的前身;宋朝把年画叫作“纸画”,明朝则称之为“画贴”,清朝叫做“画片”,直到清朝道光年间,文人李光庭在文章中写到:“扫舍之后,便贴年画,稚子之戏耳。”据说,“年画”才由此定名。

  在青岛展出的这些时尚年画出自一家小型文创机构,主打年画收藏与衍生产品设计。“这张青岛老年画,名为‘逍遥图’,又叫‘选仙格’,这是民间娱乐消遣的一种年画,往往以八仙、八宝、吉祥鸟兽、历史人物等为题材……”负责人李宏震拿起面前的一张年画,饶有兴味地向记者介绍年画的出处。

【新春走基层】老年画时尚变身 旧民俗散发新年味


书店内展出了从全国各地搜集来的近百种年画。(央广网记者 孙冰洁 摄)

  另一款令人印象深刻的年画取材自山东的“全神图”。李宏震拿起这张年画让记者留意图案的色彩和形状,相比普通门神40cm*60cm的传统形制,它的尺寸变得更加瘦长;神仙的面部也相对放大,双目炯炯有神,更富张力;色彩上亦增加了强烈的对比度、饱合度,在冲撞中更富生机。

  除年画外,记者在现场还看到了不少以年画为灵感来源的周边文创产品:印有门神头像的红包、手账、书签以及行李牌等,色彩绚烂、小巧实用,让不少来此参观的游客爱不释手。李宏震告诉记者,这组产品围绕春节的主题出发,但春节并不是终点,他们想做的是贯穿国人岁时节庆的一系列实用品。

  以红包为例,今年李宏震团队设计了将近70款,除了逢年过节送礼金外,不少顾客还拿红包做装饰品或礼物赠送给亲友。但尽管开发了很多文创产品,但李宏震的底线是,所有的创意都要来源于传统的年画。

  “传统年画千姿百态,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它以时尚的方式回归,让更多年轻人和不同文化地域的人们都觉得它很美,喜欢它。”

【新春走基层】老年画时尚变身 旧民俗散发新年味

  除年画外,现场还展出了不少以年画为灵感来源的周边文创产品:印有门神头像的红包、手账、书签以及行李牌等。(央广网记者 孙冰洁 摄)

  谈起自己的年画情节,李宏震坦言最早是受了身边喜欢搜集年画的朋友影响。他最初在广告公司工作,从事传统文化推广,朋友中有不少人有收集年画的爱好,多者藏品达上千幅。每年过节,他会从中遴选一些有趣的图案印在春联、红包上送给亲友,逐渐积累了不少好评。“既然有人喜欢,为什么不把收藏变成大家喜爱又实用的东西呢?”在这个过程中,李宏震慢慢觉得,传统文化只要做的美、做的实用,即使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依然有很广阔的空间。而年画作为春节的共同记忆,超越了地域与习俗的限制,应该能唤起大众的情感共鸣。于是从5年前开始,李宏震邀请了一些对此有兴趣的设计师朋友,开始从事年画文创品的开发。

  为收集传统年画,五年来他们去往全国各地拜访民间艺人,目前已藏有超过1000个品种。其中既有来自天津杨柳青、山东杨家埠以及苏州的桃花坞这三大传统年画产地的画作,也有来自青岛平度、陕西凤翔、四川绵竹以及云南等小众但富有地方特色的年画。之后,团队成员会从几千幅年画中进行挑选与再设计,将遴选出的图案拓版,找到专业的手艺人,选择合适的纸张做成成品。以红包为例,李宏震介绍,今年设计的春节红包,从用纸来看就有四种:“这个狮子衔剑,是福建漳州那边的,比较亮;而这个衬纸,则是非遗传承人用传统的技法进行木刻版,刻完版之后再进行手工拓印。因为这种纸在固化过程中会掉墨,没有办法用机器,只能手工来做。”

上一篇:行过花街才是年 下一篇:特朗普体检显示非常健康 医生说“没准能活200岁”